正盗永相连从《仙五前传》热卖简析中国单机游戏之怪现状

 上接生死一线间——从《仙五前传》热卖简析中国单机游戏之怪现状(上篇)

    爱恨两缠绵——从《仙五前传》热卖简析中国单机游戏之怪现状(中篇)
2004年10月31日,姚壮宪找到了他生命中的“赵灵儿”,在北京白石桥新世纪饭店举行了隆重盛大的婚礼,从游戏中失去了初恋,又从游戏中找到了真爱,历史就这样与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席间,“仙剑之父”姚仙与“轩辕剑之父”蔡明宏共同留影,期待新的聚首时光。
 
 
然而,这一次等待却过了整整9年,直至2013年1月30日,"2013,双剑出鞘"主题座谈会才让两人重新坐到一起,双剑之父同台对话,共同研讨过去的点点滴滴,并商谈双剑系列的合作细节,玩家现场高呼“在一起”引发了我们更多的思考与感悟。
 
 
单机游戏相较于网游有着更多苦楚,它必须注重剧情与文化的完美融合,必须拥有可以自圆其说的动人故事和绚丽的CG动画,而网络游戏则更多讲求人际之间的互动性。面对研发时间长可却能被轻易盗版,两人也有着相似的观点。笔者记得曾经在二度采访蔡明宏之际,他曾经颇为无奈地说过,“轩五被骂得很惨,但是,他们都愿意投入力气继续做《汉之云》和《云之遥》,即便周遭的兄弟姐妹都说,做网游比较好,很赚钱,可他们都真的坚强地撑了过来,靠着那份对于单机游戏的热爱与执着的心,而最高兴的就是产品发售后拿回各类奖杯并拍照留念——也只剩下这样了”
 
不久前,海外有两款著名的单机游戏问世,它们的遭遇或许也能够从侧面说明目前大陆单机产业的窘境。3月5日,《古墓丽影9》在全球发售,48小时卖出100万份的佳绩。而中国玩家也在当天同时可以直接下载到免安装破解后的硬盘版游戏,真正做到了全球同步,至于成绩也是不遑多让,单某网站一处的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6万大关,这究竟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为了杜绝这种近乎猖狂的破解,另一款EA公司的大作《模拟城市5》则采取了更为极端的必须随时在线方式游戏。可偏偏事与愿违,弄巧成拙地错误估计了玩家的热情度,致使服务器直接瘫痪,发售4天以来,绝大部分玩家都始终无法进入游戏,最终仍然被迫将重新考虑离线模式。
 
事实上,为了防止盗版,大宇也曾经采取了各种手段,如在《仙三外传》游戏光盘里加入“STARFORCE”验证系统及《轩辕剑:云之遥》实时在线系统等等。可是,盗版行业高手如云,甚至可以想出拔掉光驱线等光怪陆离的运行方式,让我们不得不面对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畸形现实。
 
“再强的锁敌不过普通窃贼手中的一根铁丝,再强的加密保护敌不过普通破解者几天的功夫。维护正版生存空间需要靠政府打击盗版力度、网际网路和销售行业的支持、和群众的自觉。不传播、不贩卖盗版,给民族原创工作者一个正常的生产商业环境,如此一来,就会有更多厂商愿意大力投入制作精品游戏,玩家就会有更多的好产品可以选择。”对于盗版猖獗,姚仙表示出同样的无奈,可这种肆意泛滥的破解与下载仍然变本加厉,让制作人谈之色变。
 
笔者记得蔡明宏曾说,“单机游戏正像是一壶好茶需要慢慢去品味”,可如今,过多的洋快餐搅乱了我们的味蕾,让我们无法静下心来去细细咀嚼个中的酸甜苦辣。曾经《仙一》无数次的勇闯试炼窟已成为了过往云烟,在一切利益为上的年代,单机产业的尴尬处境与地位让人不由得为之心寒。“也许未来的那一天,你还会看见我写轩辕剑,可只是利用下班时间,TOMO工作室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对于现状的无奈,姚仙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语,“游戏很好,口碑很好,市场评价很好,但是大家鼓了掌之后,还是玩盗版,我们挣到了声誉,失掉了效益。做游戏算是一半理想一半饭碗,但是我们不是做义工啊!”
 
2012年10月20日,在上海卢湾体育馆举办了一场大型仙剑17周年庆典晚会,现场的每一位仙迷朋友都被一种莫名的热情所感动,笔者也不例外。时至今日,当时的点滴回忆仍然印刻在心底,无论是仙迷那祝福仙剑的巨幅横幅,无论是酒剑仙帅气出场的姚仙,还是以极快语速模仿着中国好声音主持的语气,一口气念出了30个仙剑后援团省份名称的台词,都令人感同身受。
 
 
 
 
正如现场一位仙迷所言,“仙剑出到老,仙迷玩到老”,笔者衷心祈愿,乘着《仙五前传》热卖的东风,中国单机游戏产业能够一路走好。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中方将制裁的美国军工巨头 有这些涉华业务
  • 国务院常务会议:在自贸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试点
  • “康恩贝牌”肠炎宁也不灵?康恩贝2019上半年净利下滑近三成
  • 王彦霖女友被扒 疑似“小三” 曾暴打原配
  • 期货公司A股第一股今日申购!中签南华期货最多可赚7500块